行刑相关文章

他讲述暴徒的残酷「行刑」过程时表示

旅行證件蓋公安章 誣是公安因男子的港澳通行證簽發單位是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,「腦殘」的暴徒便「老屈」男子是「深圳公安局」,於是高叫「公安!黑警!」又用強光照射男子雙眼,一名暴徒更向男子腰部出拳猛擊,機場保安後來到場解圍,但仍寸步難行,無法脫身。男子被虐打一會後,被推向牆邊「公審」,質問他身份,有傳媒靠近男子查問,男子稱自己只是來接機,否認是公安,「我之前乜都冇做過,佢哋話我係差佬,搶去我背包,跟住打我。」

2019年08月14日

立即有传言称这是警方近距离「行刑式」射击

如果現在還有人堅持認為暴徒「沒有大台,都是自發」,這已不是天真,而是別有用心。暴徒衝擊有組織、有計劃、有指揮,每一步驟都經過了精心策劃。人們不難發現,每次黎智英或洋人與亂港政客聚會,其後總有大事發生每次衝擊的現場,都有明確分工,有人衝擊,有人遞送裝備,有人救治傷員,有洋人耳提面命,更有聯絡手勢暗號,幕後涉及的資金之龐大,人力調度之精密,決非烏合之眾之所為。過去在中東、北非及東歐的顏色革命中屢屢出現的情形,如今在香港上演,因此這的確是香港版的顏色革命。

2019年08月13日

  • 共找到2个结果